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靳东×庄恕」你好甜啊,大白兔(贺岁纯糖)

啊想吃大白兔🐰

Aliceaaa___:

ABO带球日常


大家新年快乐!




我的目录






(一)




陈绍聪总觉得最近庄恕的信息素味儿有点太浓。




“老庄,你发情期是不是快到了?”


“没有啊。”庄恕摸摸鼻子,“有问题?”


陈绍聪吸了吸鼻子,“自个儿闻闻。我告诉你啊,你这儿现在就跟奶粉罐子打翻了似的。”


真的吗?庄恕吸吸鼻子,真的呀。


“可发情期还有半个月呢。”


“半个月……”陈绍聪作为另一个还算优秀的Alpha,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不是发情期?那……我靠不会吧???”




让陈绍聪从震惊转向贼笑只需要一秒钟。


“我要当干爹啦!”




“你说什么呢?什…什么干爹?”


“老庄啊,你好歹也是个医生,虽然不是个产科医生可是基本的生理常识还是该有的吧?Omega怀孕什么表现你不知道?”




庄恕仔细回想了一下。嗜睡,是有点儿,今天早上定了闹钟还差点迟到。信息素里带有点儿乳香,也有。


我靠,不会吧?




“我说你啊,赶紧去做个检查。你家那位演员不是还在亚欧大陆另一端吗?麻溜点儿去,给他个惊喜。”






(二)




-你后天几点的飞机?我去机场接你。


-不用我记得你后天晚上得值大夜吧白天在家多睡会儿




庄恕把手机扔到一边,跟茶几上那张化验单面面相觑。


是真的拥有一个生命了啊……


他迫不及待地想跟靳东分享这一份喜悦,甚至掐好了那边的时间,在午饭点发一条微信过去问他需不需要自己接机,结果等到他临睡靳东才回了条。




临近农历年,靳东的工作排得满。新戏一月下旬刚杀了青,没在家呆两天又飞到亚欧大陆另一边参加时装周。


还有零星几个拍摄和访问堆在出行前后及时装周工作当中。


难为他除了自己的行程,还记得庄恕的值班表。




算啦,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当成新年红包也不错。






(三)




自打前两天知道了自己怀孕,说不清是心理暗示还是什么,庄恕这两天总觉得特别累,想睡。


咖啡又不能喝,只好一直掐自己提神。


结果还是忍不住趴桌上睡了。




靳东溜进庄恕的办公室的时候,就看见自家爱人像极了数学课上睡觉的学生,把双臂垫在脑袋下面,趴在桌上睡得极沈。


“庄儿。”靳东忍不住伸出一只手揉揉他头发,另一只手拍拍庄恕的肩膀。


“嗯??”庄恕在熟睡中忽然感觉到熟悉的气味和声音,迷迷糊糊抬起头,先前发胶抓过的刘海有一撮呆呆地翘起来。




靳东忍不住把他一撮呆毛按回去。


“你怎么来了?”兴许是趴得久了些,庄恕觉得自己胳膊有点麻,忍不住活动两下。


“回家放完行李,就来医院看看你。”靳东坐在庄恕办公桌上,保持着一种居高临下的姿势看着他,“累了?”


“嗯。”庄恕点点头,又趴在桌上。头毛跟着晃了两下。




“那你再睡会儿,有事我叫你。”






(四)




庄恕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依然是黑漆漆一片,办公室里只有角落一盏灯昏黄地亮着。


靳东坐在单人沙发里看书。




“醒了?”靳东一抬眼正好对上庄恕的目光,“还累吗?”


庄恕摇摇头。




“我有件事告诉你。”庄恕挤进单人沙发,坐两个男人确实是有点儿逼仄,不过正好给了他往靳东怀里蹭的机会。


“你好甜啊。”庄恕的脑袋埋在自己胸口的时候,靳东觉得自家爱人的信息素香味喷薄而出,“大白兔。”


庄恕没说话,抓过靳东一只手放在尚未有动静的小腹上,“这儿,有只小白兔。”


“真的?”靳东眼睛都亮起来,低下头去在庄恕唇上轻啄一口。




“骗你真变成兔子。”


“这么大人了。幼稚。”


“也不知道是谁在粉丝面前说自己四岁的。”






(五)




时装周的工作结束,靳东年前的工作也就真的结束,算下来今年差不多可以直歇到三月底新戏开机。


庄恕那儿可走不开,年尾巴上伤了病了的人不会少。每年都是到了除夕才歇,今年也不例外,更惨的是年初三就要值班。




靳东干脆把自家父母从山东接来北京过了年,席间向二位报告了庄恕怀孕的喜事。弄得奶糖快要在灼热的目光里融化。


好不容易从二老的叮咛中挣脱出来,庄恕立刻躲进房间,裹紧了自己的小被子。




“害羞什么?”靳东剥糖纸似的掀开被子钻进去,把庄恕搂进怀里。


庄恕摇头,头发在靳东睡衣上摩挲。


靳东假装没看见他捏紧被子的手,也假装没闻见有点波动的奶香味。






(六)




年初七,庄恕还有最后一天假期可以过,于是策划了家庭火锅。


靳东的父母年初四回了山东,说初五迎财神的时候必须得在家。


只剩两个人的时候,靳东一般是依着庄恕的,即使是一同逛超市这种有点无礼的要求他也欣然应允。原因并不是“大过年的”,而是“庄恕高兴”。




年初七的北京逐渐活络起来,再不像前几天一样去哪儿哪儿关门,超市里人也多了。


“靳老师,大庭广众的你这是不是不太好?”庄恕动动被攥进手心里的手指。


“又害羞了?”




连续两次被爱人抓包自己的害羞表现怎么办?庄恕低下头不知道说什么。




靳东藏在帽子底下眼镜后面的眼睛都笑眯了,“庄大教授平时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这会儿怎么说不出话来了?”


嘁。庄恕翻个白眼瞪他。


靳东顺手从货架上拿了两包大白兔奶糖塞进庄恕怀里。


庄恕不甘示弱地跑去卖饮料的货架搬了一箱维他茶放进购物车。




谁叫靳东的信息素是这个味儿。 






(七)




后来靳东进组拍戏的时候,其实是非常不放心的。


虽然抱着马桶吐得昏天黑地的情况没有在庄恕身上上演,恶心反胃总还是有的,尤其是闻到些荤腥油腻的味道。


于是只要是不拍大夜戏的晚上,靳东一定驱车横穿半个北京城,回家用电炖锅煮一盅粥。




粥焖一夜下来,米入口即化。靳东总是早起,盛好粥装进保温桶,贴一张便利贴。随便写什么,有时候是“今天煮了小米粥”,或者“粥我给你加糖了”,肉麻的时候写一句“好好照顾自己”或是“只有半天的戏,下班接你回家”。


剩下一小半的粥他总是自己喝了,然后赶在北京将醒的时候回到片场。




化妆师为此念叨了一个月。


“您看看您这黑眼圈。”


靳东本人对此毫不介意,“遮一下好了。”






(八)




组里在拍配角们的感情线,于是靳东难得捞着一个没戏的两天假期,干脆就赖在家当家庭主夫。




进入春天的时候,庄恕慢慢开始显怀。




靳东从背后拥住他,手在庄恕已经微微隆起的小腹上停留。


“靳老师,别闹。”嘴上这么说,庄恕对靳东微微释放出的那一点柠檬茶的信息素味道还是受用得很。他又不自觉地在靳东怀里蹭了蹭。


“庄儿,今天别去上班了好不好。”


“嗯?几点了?”庄恕本来还想在爱人怀里赖一会儿,一听靳东这个语气就隐隐觉得不对。




“七点半吧?”靳东从床头柜上摸过手机,“哦,七点十分。”


幸好幸好,还不会迟到。


“我今天排了两个手术,不能不去。”


“你们科室的人还不知道你怀孕的事儿?这你还上手术呢?”靳东一听这话,有点生气。




“陈绍聪知道,其他人我没说。”


“合著你就告诉他了?”


“他自己闻出来的。”庄恕咂摸着靳东上一个问句,眨眨眼睛,“靳老师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我送你去上班。”维他茶今天的柠檬味有点重。






(九)




庄恕后来抽了个休息日去靳东的片场探班,并且偷偷摸摸地只提前告诉了靳东的助理。




靳东早上有两场戏,拍完差不多已经是中午。一下戏就被助理告知有人在休息室等着。




“你怎么来了?”靳东一进休息室,就看见庄恕占领着沙发看书,“不在家好好休息?”


“想你了。”庄恕自打怀孕,说情话和撒娇的次数就直线上升。奶糖黏黏的只想往靳东身上赖。




“这么喜欢我?”靳东替窝在自己怀里把头发揉得乱七八糟的庄恕顺顺毛。


“小白兔想你了。”


“大白兔没有想我?”靳东刮刮庄恕的鼻梁,然后用嘴唇堵住了他的回答。




靳东的吻落下得猝不及防但又温柔,柠檬茶的香气一点点包裹上来。


“唔……”庄恕忽然感觉到腹部一阵疼痛,好像什么踹了他一脚。


靳东立刻停了动作,“怎么了?”




“你摸摸,是不是它在动?”庄恕抓过靳东的手放在自己肚子上。


正说着,又踹了庄恕一脚。


“嘶…”庄恕皱眉。


靳东替庄恕抚平眉间的皱褶,轻轻印了个吻上去。




“辛苦你了。”






(十)




靳东的戏在庄恕上最后一天班之前杀青。最后一天理所当然地是靳东来接庄恕下班。




奈何靳东一出电梯就被闻讯而来的护士们围住,争抢着要合影和签名。所以他踏进庄恕办公室的时候,已经比预想的时间晚了将近二十分钟。




“靳老师,你迟到了。”庄恕噙着笑看靳东慌慌忙忙走进来。


“这不是被你们科的小姑娘们堵在路上了嘛。”靳东走过去,任由庄恕勾着他脖子,然后把他从椅子上抱起来。


“靳老师魅力大。”


“不,我们庄儿魅力最大。”靳东吻他。吻他的时候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糖,剥开糖纸。


“奖励你的。”一颗大白兔被塞进庄恕嘴里。


“幼稚。”庄恕含着糖模糊不清地吐出两个字。




“走了,回家。”靳东搂着庄恕的腰往门外走。


他们即将迎来新生命的诞生,新生活的开始。


















一个彩蛋——关于初相遇




靳东工作忙的时候不多,但忙起来就是真忙。连轴转着跑宣传,再怎么能扛也抵不过病毒侵袭。


于是录节目之前被经纪人逼着去医院打了针点滴。




正躺在床上闭目养神的时候,病房门被一个小姑娘推开。


“叔叔,你也生病了吗?”


靳东睁开眼睛看着穿病号服的小姑娘,摇摇头:“没事儿。”


“我的医生叔叔说,吃一颗糖就不会疼啦。”小姑娘从手中攥着的袋子里掏出一颗大白兔奶糖放进靳东手心。


“谢谢。”靳东摸摸小姑娘头,“你爸爸妈妈呢?怎么一个人跑来这里?”


“他们上班去啦,医生叔叔陪我来的。”




靳东看看门口,有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微笑着看着他。












写完以后觉得很台(?)


感谢维他茶脑洞贡献者江漪老师



评论

热度(43)

  1. 番茄炒蛋Aliceaaa_ 转载了此文字
    啊想吃大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