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东凯】新年快乐

嘤嘤嘤好甜~\(≧▽≦)/~

强摘的果实不甜:

我终于赶上了!新的一年又交给了东凯,我的新年愿望就是你们发糖啊!


大家新年快乐!




-


 


小孩儿回武汉过年了,算一算距离自己大约有一千多公里。靳东一个人窝在他和王凯一租的北京小公寓里,一边无聊地看着跨年晚会节目,一边把玩着手里的手机。


说真的比起王凯之于手机彷佛形影不离,他和手机可就没这么好的感情了,除了老是丢在一旁不管不问以外,就连一般大家为之疯狂的小游戏他都一概不知,要是他由突然知道了什么新鲜东西,那肯定都是因为王凯缠着他玩他才知道的。上回是保卫萝卜,这回又是什么派派……听说可以偷红包。


自从被半强迫地安装了软件之后,靳东谁的红包都不偷,就光偷王凯的。上次被本人实际抓包过一次后,小狮子亮着獠牙和爪子差点没把他脸给抓花。天晓得王凯明明也是个一场戏就能拿的好几个零的人,怎么就这么在意微信里头这些小钱呢?


哥,这你就不懂了,这是一场战争!王凯握着手机像是在捍卫自己的十亩地,瞪着圆圆的眼睛反驳着。靳东没抓到王凯的点,反倒是直接把人抓了过来亲够本,他说:那行,你赢了,我现在是你的俘虏。王凯红着脸眨了眨眼睛,哪个俘虏像你一样这么嚣张?


靳东想着想着忍不住泛起了笑意,或许是心有灵犀吧,手里攥着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小孩儿三个字在荧屏上闪动着,靳东一接起来还没说话呢,就先是听见了吵杂的背景音乐,然后便是王凯含糊不清的英文,他一个劲儿地嚷嚷着,靳东除了开头那声哥以外一句话也没听懂。


得,小孩儿又喝大了。靳东哭笑不得的听着王凯用又软又黏的嗓音跟自己唠叨着,恨不得立刻飞去武汉把人抱怀里揉个几下,他想开口好歹哄一哄让人别再喝了,却突然听见王凯拉高了声音说:「你大爷……我大爷是东哥,你敢骂他!混小子别跑啊……我去!你个小崽子看我抓不抓住你!」


喀。


靳东一头雾水地盯着被切断的通话,他一句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呢,所谓来匆匆去匆匆,大概就是王凯这行为了。你大爷的,说大爷是我,还敢挂我电话?靳东瞧着电视里头的跨年晚会刚进入中间高潮,望了眼时钟,突然勾起笑打开了订票网。


一千多公里,不过两个小时罢了。


 


×


 


王凯和一帮同乡的老友在KTV玩了一晚上,零点的时候又被捉去河堤边放烟火,小伙子不嫌累地又跳又叫,搂着身边的女友老婆就是一阵猛亲。王凯不知道是被风一吹有些醒了,还是突然被眼前的画面给刺激到,突然记起自己刚才那通电话都没听见靳东的声音,有些想人了。他按下了通话想和人说声新年快乐,却意外地听见了转接语音信箱的声音。


……关机了?王凯傻傻地听着系统语音不断重复,半晌才想起来要挂断。他不死心地又再拨了一次,依旧是无人接听。


哥上哪去了?刚打不是还有人接吗?怎么才一小会儿时间就找不到人了?出去跨年了?……跟谁跨年去了?不是说今年哪都不会去就待在家吗?


河边的风一吹带来刺骨的寒意,王凯把冻得僵硬的手收回口袋里,脑子里还是一遍遍您拨打的用户未开机……他跳下花圃,和自己的几个哥儿们打了声招呼就打算回家。可惜这太早离席是要罚的,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损友又借着这理由灌了王凯一瓶啤酒才放人,好险他们还有些良心帮王凯叫了辆出租报了地址。


在开着暖气的车里,王凯的意识似乎随着温度升高而开始有些涣散,他把通红的脸埋进了围巾里掏出手机又打了几通靳东的电话,没人接,干脆按开微信闭着眼睛发出了一段又一段的语音消息。


哥,你上哪儿去了呢?怎么手机没开?没电了?


我刚喝了一堆酒又跑去河边吹风——没有,我没吹风你什么都没听到——删除键呢……?


新年快乐,哥。


你接我电话好不好?


哥……


王凯念着念着就睡着了,出租车到家的时候师傅还好心地摇醒了他,王凯半睁着眼睛付了钱又咕哝着说了声谢谢才下车。他想睡觉,想扎进床铺里狠狠地睡到日上三竿,他想他是真醉了,就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好险这巷子里晚上没什么人。他在家门口站定,从口袋里摸索着钥匙时不小心带出了手机,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听得都有些心疼,刚换没多久的苹果啊……


他弯腰去捡,却没想有另一只手比他更快。手机从眼前失去踪影的时候王凯还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他傻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彷佛在确认手机跑哪儿去了?


一只手扶起了他,紧接着王凯就被按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头,熟悉的气息盈满鼻尖。王凯的身体本能地放松了警戒,但脑袋却还没回过神来,直到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从手机里头传了出来……


靳东捡了他手机发现画面还停留在自己的微信对话框,想也没想地就用扩音放出了那些语音消息。


「东哥!」王凯一秒惊醒过来,他挣扎着要抢手机,没想到却被靳东越抱越紧,那人一边眼含笑意,一边把他三分抱怨七分撒娇的话全给听了遍。


王凯像鸵鸟似地把帽子戴了起来,把脸埋进了靳东的胸口,他听见靳东低沉的轻笑声,忍不住伸手捶了他一下。


「凯凯,新年快乐。」靳东把唇贴在他耳边说,「钥匙呢?把它收好,咱今天不回爹妈家住好吗?」


「那要回哪儿?」王凯睁着茫然的眼睛问。


「开个房?」


「……没个正经。」王凯瞪了他一眼,却又由着他拉着自己往巷口走,「等等,不对!你怎么在这儿?」


「你现在才想起来问这问题是不是太晚了?」靳东弯起嘴角说,「我想你了,我觉得新的一年第一天还是不能没有你,就来了。你看看,一会儿没看住你就又喝得这么多,迷迷糊糊地就给人抱,哪天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盒盒盒,我这不是知道是你才给你抱的吗?再说了,卖了谁买呀?」


「谁说没人买?我看你那一堆粉丝想买的很!」


「那也得你准才行。」王凯在宽大帽沿里头扬了扬脸蛋说,可爱得让靳东忍不住伸手过去捏了捏他的鼻子。


小孩儿,就知道哄我开心,仗着我舍不得骂你是吧?


错,是仗着你爱我。


 


靳东看着王凯酿着醉意又湿鹿鹿的眼眸里闪着光彩,在也控制不住地压着他的后脑勺狠狠地吻了上去。


 


去他的巷子口,去他的不能公开,新的一年就该是新的开始,他要让小孩儿光明正大地走入他的生命。


 


从2017年开始,到一辈子。


 



评论

热度(353)

  1. 番茄炒蛋强摘的果实不甜 转载了此文字
    嘤嘤嘤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