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洪季】疼

呜呜呜~(>_<)~这是小甜饼啊

绵绵喵:



季白开车去命案现场的路上,高速上不知从哪儿窜出一条飞速横穿公路的狗,季白一打方向盘想要避过去,车速太快,车直接撞在水泥路障上,反作用力又把车弹回来,车尾撞进绿化带,冒起了烟。
安全气囊弹出,季白扑在气囊上,失去意识前还不忘在心里骂李熏然:你这个乌鸦嘴。


以及季白的车昨天刚被刮,送到4S店去修,今天开的车是李熏然的。

当初他和李熏然去买车。季白翻看4S店里的册子,一边听着店员絮叨。
李熏然在旁边道:“其实吧,同价位的车性能什么的也差不多,挑个顺眼的就行。”
季白继续翻册子,头也没抬地怼他:“所以你就挑了个A3,还是两厢的?”
“……”李熏然气结,“那不是我妈给出了一多半钱吗,她说我爸坐得是A4,我总不能越过我爸去吧。”
“拿人手短啊李警官。”
“是。”李熏然默默吐槽他,就你长嘴了。
最后季白定了台路虎。车没现货,交了钱等着。季白刷卡的时候李熏然在旁边说:“其实吧,这速度上去了,该撞的时候十万的车和一百万的车也没差。”
季白瞪他一眼。
李熏然就笑:“A3怎么了,你回去不还得坐我车吗。”
季白咯嘣咯嘣掰指关节:“李熏然,我看你是皮痒了。”



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眼皮上像是刷了胶水,睁开得缓慢。
“三哥,你醒了。”旁边是李熏然的声音。
“我伤得重吗?”季白问他。
“医生说肋骨三根骨折,左小腿骨折,轻微脑震荡。其他没啥。”李熏然回答他。“头部的血块只能等身体自行吸收,肋骨没法,只能养着,小腿给打了石膏。”
“你那车怎么样了?”季白道。
“可别提那车了,撞得稀巴烂,不过都啥时候了,还关心车,人没事就行。”李熏然道,“回头把你那路虎赔给我就成。”
季白笑了一声,胸腔痛得不行。
“把电话给我,我打个电话。”季白说道。
“单位的假我给你请好了,这几天你就安心养病吧。你北京的家里我没敢越过你给那边报告,看你的意思。”李熏然悠悠地说道,“洪队那儿我给打了电话,关机。给他发了信息了,让他开机速回电。”
“嘿,你小子。”季白笑,“谢了啊,也没啥大事儿,家里就别通知了。省得他们担心。”
“咱们哥俩谁跟谁啊,还说那些。”李熏然也笑,“想吃点什么,我去给你买。”



李熏然平日里上班偶尔过来,单位的同事陆续来看过季白几次,拎了些水果过来。季白也没怎么吃,分给同病房的其他病友。
其他人都有家属陪着,倒显得季白一个人孤零零。
病人们每次换药或者麻药劲过了那声音不得了,撕心裂肺地嚎。季白也痛,加上其他人的噪音,更难受。
洪少秋的电话还是关机,季白把电话打叶晗那儿去。叶晗那边挺吵,对季白道:“临时的任务,具体去哪儿干啥也不方便给你说,昨天发了个电回来,一切顺利。我也没和他有直接联系,手机都没收了没带走。回头联系上了我和他说一声。”
季白无奈,道谢之后挂了电话。
医生来查房,听到其他两个女病人,一个腿摔断了,一个尾椎摔碎了,嚎得呼天抢地。医生拿起季白的病历,翻看了几页,夸道:“你们瞅瞅,这到底是人民警察啊,不用止痛泵都不带叫唤的。”
而前一夜,季白疼得一夜没睡着。白天还好,来来往往的人和电视节目分散了注意力。可一到晚上,灯熄灭了,人的视觉受限,感官像是被无限放大。
疼。季白咬牙坚持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枕头都被汗打湿。
季白之前对摔断腿嚎天嚎地的女人说:“疼得厉害就把止痛泵开大一点。”
女人瞪了季白一眼,转身又继续嚎。等自己老公去买饭了才对季白说:“其实也没有那么痛,我是嚎给我老公听的。”
季白无奈地笑笑。
住院第四天,季白躺床上,腿被吊起来,拿着手机看小说。外头一阵匆忙的脚步声。门用力推开,撞在墙上砰地一声,是洪少秋。



风尘仆仆,头发乱,胡茬也长出来了。
洪山秋看着病床上的季白,季白放下手机,对着他伸出手去:“少秋,我疼。

评论

热度(281)

  1. 我想靖靖绵绵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