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东凯] 糖人(fin.)

啊啊啊啊甜!

纨素:

RPS三连:不喜勿入,皮下超凶,ky收费。




我赶在暴雪之前顺利到家了!!


小甜饼again,腻歪。


既然下雪了,那我们就来写写夏天。


------------------------------




杀青之后的那个夏天几乎永无尽头。


这座城市一滴雨都没有,一丝风都没有,屋里的空调老了,总是发出长长的轰鸣声,窗外除了蝉声,就是过分刺眼的太阳。所以在那个夏天,那个没日没夜劳碌了一个冬春之后、忽然清寂的长夏,王凯放任自己呆在家里。


阳光透过青蓝色的窗帘照进来,整间屋子就像海洋。他允许自己在忙碌之后睡一个不定闹钟的午觉,睡到三四点,睡到太阳落山都没关系。而那时,暑气还没散,夜市就出摊了,他就可以在口袋里揣上二三十块钱,出门买来大包小包的零食,像一只觅食的猫。


王凯睡午觉很少做梦,一般都是在车上或者在休息室里,闭眼休息十来分钟,那是最好的情况了,来不及做梦。可这回不太一样,四个小时的午睡足够他有个跌宕的梦境。于是,他梦见他了。


他梦见第一回见他的时候。那时是在哪里呢?他依稀还记得,但是梦里的背景只有茫茫一片。他在心里想,这人是师哥,是要喊师哥的。然后师哥就从遥远的一片白光里转过身,招招手,让他过来,到他身边去。


师哥预计的归期就是今天,他那边下了特大暴雨,水淹到二层楼。如果飞机可以正常起飞,那么他将在今天午后到家。昨晚他在梦里问,小孩,想我了吗?


王凯当然要回答他,不想。这才不到两周,怎么就想你了呢。


而其实,电话那边的师哥也知道——这世上最让人感到幸福的事,无非是做梦的时候梦见你,醒来的时候,你就回来了。


 


靳东没想到一个三伏天里出生的男孩,也会如此惧怕夏天。他回到家是下午三点,比预计时间要迟了些,暑热让衬衫湿漉漉地贴在背上。事实上,家里也并不比外面好很多,甚至可以说是电梯里的空调更强有力些。他打开门,就听见空调的轰鸣声。


他一边想着空调该换了,一边轻轻推开卧室门,果然男孩在睡午觉,还没有醒过来。在家里也就不顾睡相,整个人横在床上,鬓角汗湿了,变成一绺一绺。他没吵醒他,轻手轻脚拿了换洗衣服,去浴室冲凉。他养的猫也觉得热,窝在洗手池里。


“鱼丸,”靳东抱起那只小白猫,这是王凯起的名字,一只猫,要叫他鱼丸,他说,“去换个地方睡,乖。”


他把小猫放回卧室,小猫睡眼惺忪地叫了一声,也就重新趴下了,就趴在王凯滑脱的那半边枕头上。他去冲凉,一人一猫就在仍然炎热的空调房里睡觉。


锅里有绿豆汤,西瓜横着切开,吃了一半,影碟摊在地上,杂七杂八扔了一堆。靳东擦着头发出来的时候心想,这孩子几天来简直不是放松而是放空,前些天拍戏实在过于忙碌了,也苦了他。


他还是不忍心叫醒他。他觉得如果不叫醒他,男孩或许能够一直睡到明天早上。在蓝色的阳光里,他翻了个身,抱紧身边的靠垫,小猫被惊醒,跳到了窗台上。


靳东拉开薄被,也躺了进去,抱着背对自己的那孩子,触手的身体果然是汗津津的。可是不盖被子,又怕他吹了风感冒。他揽着他的腰,把脸颊搁在他肩上。王凯身上有一种他很喜欢的味道,说不清是什么,好像是柠檬薄荷的洗发液,混合花露水,再夹杂一点点汗和荷尔蒙的气味。总之这令他着迷。他闭上眼睛试图再闻一闻,却没想到就这样睡着。


他也忘了自己有没有梦,再醒过来,透过蓝色窗帘的太阳已经变成了一种暧昧的紫,黄昏到了。空调又罢工了,身上全是汗,皮肤相触的地方,汗水淌成一条河。


王凯终于醒了。他也没转过身,就反手伸过去,触碰他的脸颊,摸着摸着笑了,懒洋洋地说:“你回来啦?”


那只叫鱼丸的猫仍然窝在窗台上,背着光,只能看见两只大眼睛,冲他们叫了一声。


“你看看,”王凯又说,“鱼丸都笑话你了。”


“它笑话我什么?”靳东逗他,把说话时的气息呼在他颈间,这孩子最受不了这个地方,他说,“笑我回到家,没去准备做饭,把你饿着了?”


王凯嘁了一声,不再说话。但他转过了身,刚睡醒,眼睛里还没有那种晶莹的光,只不过的确含着笑意。他说,我不饿。过了两秒钟又说,不饿,但是今天晚上陪我吃夜市去吧,你走这十来天,我都没自己去吃过。


师哥说好。然后凑近,两人的嘴唇就轻轻巧巧碰在一块,将触未触。


空调又艰难启动,吐出来的风都是半热的。王凯觉得睡了一觉,身上又热又湿黏,但家里的床太舒服,实在又不想爬起来冲凉。他就贴着师哥的唇,说哥啊,等会你帮我洗澡呗。


靳东笑了,捏他鼻子,说他越闲越懒了,还说好容易得到一个假期,就放空成这样,像是这辈子再也放不了假似的。但他乐意疼他,也乐意照顾他,就好像两片拼图合成一个,处处都合契。追他的时候,他说过,一个不可战胜的夏天,碰见一个草木摇落的冬天,才算完整和再无他求。


那时,王凯说,也不完全是这样。我们,你和我,一出生就是完整的个体,只是最终碰见了彼此,才更加美好和富有意义。


于是他亲吻他。嘴唇随着脸颊的曲线,随着脖颈慢慢下移。他想要吻遍他全身,把他的气味印刻在他每一个角落,再由他亲自洗掉,像个仪式,也像个游戏。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小猫叫了一声,自己跳下窗台溜走了。王凯觉得肚子有点饿,身上被亲吻,又有点痒。他下意识伸手想握着他,就像从前有过的很多次那样,但那人把他的手轻轻拨到一边,他也没伸手过去安慰他,就只是亲吻。在盛夏的傍晚里,没有言语,只有暗流,湿漉漉汗津津的吻。


他在电话里跟自己的师哥说,不想他,说你好好工作,别乱想,还说这几天好容易得空休息,一个人在家可真舒坦。可这些话,在接连不断的亲吻里都变成了假的——他一毫一厘都没有放过,他也只好抓紧他的鬓发。


对面楼里传出来炒菜的声音,一个寻常的夏夜,不觉降临。师哥用亲吻印刻他全身,男孩轻轻叹息,高潮在这项壮举完成的同时突然到来。


 


在最后一点黄昏即将消失的时候,窗帘的缝隙里,渗出一点橙黄色的光。男孩本来身上就有汗,被那光照的,皮肤上像是淌着蜜糖,好看极了,几乎像是一种艺术。


靳东就突然想到小时候的糖人。


往往逛庙会才能买回来一只,一年一度。舍不得吃,也舍不得它化,就一点一点,珍重而小心地把它吃掉,吃一整天。


男孩在暗沉的天色里冲他笑,说洗澡吧,还说我今天必须要去撸串,你可别拦着我。


他想把他吃下去,两人融为一体,然后永生不朽。


但又不舍得。他调好了水,把男孩抱起来,放进浴缸里。他心想,那就一点一点尝着吧,就这样尝一辈子,最好。让他有劲了就出去飞,累了就回来休息,让他即使有苦痛有坎坷,那些辛苦,也远远少于永恒的欢愉与幸福。






fin.




在这里催一下  一位名为仆巾的老师的文!



评论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