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东凯】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啊靳冬至🎂

米卡求诗一行:

*)_(*






关于两个人一起走在路上这件事,王凯总是有些别扭的。


出门在外,最多的代步工具就是车,偶尔才有徒步的机会,从前和一众兄弟出去喝酒撸串的时候,大抵还能勾肩搭背谈天说地互相推搡,现今心里多了些小九九,自然是有些不同了。




远一点显得生分,近一点大家都热。




正午内部聚餐,终于请到一群四处奔波的大忙人,几个熟络的端着啤酒杯就往王凯那儿凑,被靳东挡在了身外,“明天还要工作的,你们差不多得了。”


没人觉得靳东给王凯挡酒有什么奇怪,




其实也没什么好奇怪。


这位名义上的师哥对王凯百般呵护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旁人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唯独两个当事人,表面还要装得比明镜还透。“不过师兄弟关系”的说辞挂在嘴边, 或许只有自己才信。




接连挡了几个,再回头一看,他那师弟早就和旁的什么人喝上了,本来酒量就不算好,现在喝得脸红扑扑,像是从桑拿房里捞出来,靳东看着有些心疼,却又不好发作,只得黑着脸趁大家都在忙的空隙把人拉到一旁护着。


“都叫你少喝点了,怎么就是不听。”靳东把自己的果汁递给他,特意用手捂了捂做些无谓的挣扎想让饮料热一些。


王凯现在酒劲上来心口有点难受,也知道不能再逞强,拿过杯子一饮而尽,“这不是难得聚一次嘛,都这么久没见了。”


是啊,我约你都约不到,靳东暗自想道。




靳东看情况是没办法让他继续在这儿呆着,趁着混乱的空隙拉着他撤退,荒无人烟的别墅区,两个人一前一后走出来,呼吸着室外的清新空气,忍不住舒了口气,片刻的舒爽之后,最大的感受就是冷。


王凯忍不住弯腰打了个大喷嚏。


“冷了?”


“……恩。”


靳东轻笑,“小年轻就是不肯多穿,我总不能把衣服脱下来罩你身上。”


行动快于一切,王凯不服气似的把快冻僵了的手往靳东那看着就十分暖和的羽绒服口袋里伸,伸完两个人又同时尴尬,这手悬着也不太好看,把手伸进去握住……好像更不好看?


僵持不下的时候,缩在红色围巾里的俊俏脸庞只露出一双圆滚滚的眼睛,“过了今天都四十好几的人了,你要憋到什么时候?”


靳东长叹一口气,把手伸进去,紧紧握住他的。




 “你这人可真恶劣,”王凯又狠狠捏了一下他的手,圆润的指甲在虎口留了个小印记,“吊着不说,又偏要装老好人,搞得好像是我害你受了委屈。”


靳东走在他身旁连连点头,“是是是,都是我不好。”




12月的冬天,阴风阵阵,他揣着他的手走过一个又一个路口。路边的灯到了凌晨准时熄灭,今年的生日,靳东收获的是黑暗中印在嘴角的吻,和那句低语轻喃,


“生日快乐,东哥。”




冷吗?不存在的。


科科。




END



评论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