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茄炒蛋

“我的家国天下是明楼,我的儿女私情也是明楼”

【凌李】烟花

😭😭😭哭死了

白衣卿相:

“去年一起看《你的名字》的人,今年还会一起看《烟花》吗?”
正片在十二月一日哦,看完再出剧情向。
甜点,甜的,甜的!


1.


升起的烟花,是从正面看,还是从侧面看?


李熏然用这辈子的零食来发誓,只要是老凌给的,哪哪都好看。


情真意切,拍胸脯不讲半点假话。


李熏然和凌远两位医警中的楷模,撒糖中的扛把子,一个傲娇远吹,一个实力然宠,如胶似漆过了三年甜甜蜜蜜的日子。


说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两条不该相交的平行线,不知怎么糊里糊涂相交了。这种微妙的幸运,李熏然喜欢管它叫做“缘分”。


是时候了,我就会遇到你,是跑多远都躲不掉的事情。


李熏然同志暗戳戳得意了很久。


等后来,生活开始平静,再到不起波纹,日复一日的柴米油盐历练后,老夫老夫间变得平淡普通,当初的甜蜜消退了许多。


李熏然对自己说,他期待这种生活,一种安安稳稳的,一眼可以望到尽头的生活,有凌远的生活。


直到日常的对话变得简练单调,他才觉得这种感觉,很不好。


心中空落落了,少了些什么。


2.


凌远很少一脸宠溺地叫他“李然然”了,取而代之是“熏然”;凌远不会对着电脑时把来捣乱的他抱起身来揉揉头毛,而是捏捏脸一句平淡的“别闹”……总之,总之就是很不高兴。


李熏然不允许自己多想,但他忍不住地多想,他的爱人是不是不再像以前那样爱他了呢?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太糟糕了,再也没有更让他难过的事了。


坐在窗前胡思乱想很久,李熏然才注视到满是灯火充斥的夜景,魅力无限,除了有点冷。是那种,没有绝望和恐惧,心里没有东西填充的孤独感。


遇见凌远后,他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李熏然抿了抿嘴,想了些什么,才慢吞吞地一个一个键按了下去。


3.


“嘟,嘟——————”


凌远刚刚忙完一台手术,累得瘫倒在手术室前,被人搀回了办公室的沙发。


“喂——熏然。刚做完一台临时加的手术,抱歉没有给你回电话,担心了吧。是我不好。”


疲惫的声音从听筒传递过来时,李熏然心疼得快要掉出眼泪来,更加自责刚刚一番胡思乱想。


凌远已经很累了,疲惫不堪,仿佛一根随时断掉的弦,却强行为李熏然绷紧神经,为他所有负面的感受承担过错。尽全部努力疗愈他,却忽略自己。


傻子,不折不扣的大傻子。


“我去找你,好吗?”


“不用了,你明天也要上班,早些休息——”他的爱人有气无力却用尽全力说出话来。


“放心,明天我调休。好了,你乖乖在那里等我。”


凌远无奈,只好揉了揉满是血丝的眼睛,将它艰难地闭上。


4.


回来的时候下起了小雨,寂静得只能听见雨刷滑动,和副驾驶上凌远起伏平稳的呼吸声。


李熏然拔出车钥匙想唤醒他,又怕扰了他难得的好梦,低下头亲了亲他的眉眼,略皱的眉头舒缓下来。


凌远仰起头,蜻蜓点水擦过他薄红的嘴唇。


“老凌,你醒了........”小孩将他的位置尽量调整得舒适些,“可以起来吗?”


“没事——”凌远推开车门,吹风清醒了一会,牵住李熏然的五指,在他的掌心轻挠几下,“别人家的小朋友都是等大人来接,我家然然今天这么乖啊。”


李熏然愣了一会。


“乖你个头,回家给我好好补觉去。”李熏然佯装出一副凶狠狠的模样,拽他出了电梯。


“明天我轮休,有时间好好出去陪你放松了,”两个人躺在床上十指相扣望着天花板,“想做什么?”


“都累成这样,好好休息吧院长大人。”


“谢谢院长夫人关心,我真的没关系。”凌远将李熏然搂在怀里更紧些,李熏然扑腾着被子,把脸埋在凌远的胸口。


钟表在滴答滴答地走时,四下寂静无声。


“那就明天再说。晚安。”


李熏然闭上眼,觉得一切顾虑都是不值得的,于是很开心地露出笑容。


5.


一觉起来,太阳很高了。李熏然穿着睡衣朦朦胧胧地睁着睡眼,故意将拖鞋踏在地上发出响声。


凌远从厨房走出来,摆好了一桌子丰盛美味的早餐。


李熏然伸手去够油条,手被凌远轻轻拍了一下:“赶紧先去洗脸刷牙。”


没有“小馋猫”三个字。李熏然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小失落,只是一点点而已。


“好——”李熏然乖乖答应,飞快地将油条塞在嘴里跑去卫生间“——我去了!”


调皮可爱,让凌远移不开眼。


窗外的阳光让凌远感觉幸福得有点眩晕。嗯,这是他憧憬的。


洗漱工作完毕的小李警官盘腿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喝着粥:“我们今天去看电影吧,今天有一很好看都电影首映呢。”


“什么?”凌远将果酱小心翼翼涂在面包上,塞进他的嘴里。


“——叫《烟火》,是动漫,赵平平念叨可久了。”李熏然满嘴面包,鼓着腮帮子像个小松鼠,说话含糊不清,“我看了,今天六点有一场,怎么样,凌大院长肯赏光吗,我请客。”


“当然要去了。”凌远抽出纸巾给他擦擦嘴。“吃完记得漱漱口,我去把碗洗了。”


厨房里想起叮叮当当的碗筷碰击声。


“——————哦。”


终究是少了些什么吧,慢慢适应就好。李熏然这样安慰自己。


6.


墨菲定律不是盖的。凌远下午被紧急叫回医院,完成一台很危急和重要的手术。


“你先去那里等我,我一定按时赶到。”凌远撂下这句话,风一样披上外衣出了门。


电视里放着《你的名字》,碟子卡在了男女主在夕阳下,伸手却触及不到对方的那一刻。


李熏然沉默着收拾好茶几上所有的零食包装袋和纸巾团,将他们打包好放在门口。


他按下遥控器的红色按钮,陷入沙发,很久很久。


当初料到的,两人的工作性质决定他们大多数时候都不能顺由心意。在那时的李熏然看来不算是个问题。


他没料到自己会这么难过,更多是无奈,却又无计可施。


他也不过正巧调休,而凌远不分白天黑夜是更平常的事。


唯一的理由就是,他太害怕了。


他害怕他们终究渐行渐远了,他怕他们不在意彼此了,他怕他们兜兜转转这么些年,浓情蜜意这么多日子,只留下过去的回忆。


7.


李熏然靠在电影院的等候座上睡着了,而影片已经过了整整一个小时。


凌远骗了他,他又一次没能信守诺言。


手里攥得紧紧的两张电影票和一桶凉掉的爆米花,李熏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滋味。


他尝试最大可能地去理解凌远,理解作为一个医生,救死扶伤是多么神圣。


但李熏然毕竟是自私的,因为那是他的爱人。


他应该靠在他的肩上看角色们在荧幕上的悲欢离合,他应该在动情时流下眼泪借用他的衣袖, 他应该在高潮吻他的爱人。


可是没有,都没有。


8.


晚风是冷的,好像故意安排好的嘲讽,来看他的笑话一样。


李熏然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啊走,任由泪水肆意流淌。


他不想怪谁,因为谁都没有错。他仅仅想为自己这次无法享受甜蜜爱情而委屈地难过一次。


不可以吗?每个人都不是十全十美。


李熏然穿过天桥,缓缓停驻。


绚烂的烟花伴随着一对对甜蜜的情侣,同零点的钟声向他绽放开来。李熏然有一瞬间的恍惚到了新年。


十二月的第一天,离他们在一起的第五年还有一段时间。


只是————


这一幕太熟悉了,像在哪里见过。


五彩的光映在脸庞,然而,两行清泪被夜风很快拭干了。


9.


“熏然,我喜欢你。”


“请你给我机会,让我能够守护你,爱你,一辈子。”


凌远单膝跪地,在烟火最绚烂的那一刻,郑重地向李熏然说了那三个字。


十二月一日.......


所有美好的开端,所有甜蜜的源头,都在五年前的今天被定格。那是李熏然最幸福的时候。这么一个人,走过来,抱住了他,承诺了他,满足了他对未来的所有憧憬,从此,他的人生变得有了色彩。


李熏然立刻想朝他们的家跑去,他要抱住他,他要好好向那个人道歉,他要承诺与他一起度过所有的余生。


他们除了彼此,一无所有。但他们此刻都拥有了全世界。


李熏然转过身想奋力奔回家中,撞到了一个怀抱,是熟悉温度和气息。


凌远紧紧地抱住他,不肯松手。拼命地,深入骨髓地,仿佛他松开一刻李熏然就会跑掉,再也不回来。


“熏然,对不起,是我食言了。请你原谅我,我真的————”


“老凌——”李熏然的泪突然决堤。


凌远愣住了。李熏然猛然扶上他的头,狠狠地吻着他。泪水晕开在两人的唇间,有咸咸的味道在舌尖蔓延。


凌远毫不犹豫地去回吻他,缠绵悱恻,极尽柔情。李熏然软的像一片轻飘的羽毛,被他死死攥在手心,不肯放手。


他的孩子变得勇敢了,敢于去同他一起承受这世间一切的艰难和险阻,不说一声疼。


10.


“好了好了,不哭了。”凌远给他擦干眼泪,“我在这。”


“我知道,自己太过自私了,这种事情也要同你生气,却从来不知道体谅你。医生的天职就是救死扶伤,我怎么能因为这个就逼迫你做出选择呢.....但我就是忍不住,忍不住地难过.....”


“然然,你不自私,你很好。你当然有资格为我的不称职生气和难过。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凌远抱住他,“我们的职业,注定无法任由心意支配生活,享受爱情。”


“我怕我会失去你,我怕你不再爱我,那时候我该怎么办......”李熏然开始呜咽。


“为什么会这么想呢。我可能不像过去那样同你时刻亲密,但这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了。”凌远又爱又怜。


“刚刚我就想明白了。并且,我不后悔。”


“因为我喜欢极了这样的你,”李熏然露出孩童般的笑容,从凌远的胸口探出脑袋,“我现在有足够的勇气,来面对一切未知数。”


“因为最好的已知,”


“就是你。”  


凌远去捉李熏然那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猝不及防被李熏然狠在脸上戳了个章。


“老凌,升起的烟花从哪个角度,更好看呢?”他依偎在凌远怀里。


五年时间,那么长,又那么短。不知不觉,我已经完全离不开你。


“在心爱的人身旁,是最好看的。”




空中的烟花消失在无尽的天幕,化作星星点点的火焰,像极了陨落地面的流星。


而烟花的生命比蜉蝣更加短暂,它只活了一瞬。这一瞬的光芒绚烂,却足以被永远定格进脑海里,共天上的繁星永明。


遵守最初的约定,我穿越时光的阻隔,只为追寻你,恋慕你,将你的身影嵌进我脑海里。即使不似明亮的繁星,也要在有限的生命点亮一瞬的天空,只为向全世界证明:


我爱你。


————————————————


“去年一起喜欢他们的人,今年还在这里吗?”


致依旧喜欢楼诚的你.

评论

热度(25)

  1. 番茄炒蛋白衣卿相 转载了此文字
    😭😭😭哭死了